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文幻想星空奖

仰望星空,幻想无垠

 
 
 

日志

 
 

《2009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代序  

2010-03-18 15:52:45|  分类: 2009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代序

奔向一零年代——新年前的漫谈(代序)

阿豚 / 骑桶人 / 夏笳 / 小纪


“新世纪的头十年”差不多就要结束了,虽然按照严格的纪元概念计算的话,21世纪应该从2001年算起,2000年本是20世纪的最后一年。但数字的改变,使得喜欢倚赖视觉的人类宁愿相信直观上的改变,因此,我们也可以彼此心照不宣地认为:我们已经进入21世纪的一零年代了。

这是我和骑桶人连续第三年主编奇幻年选,今年我们邀请两位嘉宾和我们聊了一下,关于奇幻,以及我们的生活。


嘉宾介绍

夏笳:著名科幻/奇幻作家,女,三度获得科幻银河奖,现在也经常写奇幻小说。在读者中享有不衰的人气,口齿伶俐,现在北京无所事事。

小纪:现居成都,男,嗜书,幻想小说重症患者和不靠谱的死评论者,有文章见于《飞·奇幻世界30年纪念增刊》。

 

阿 豚:亲爱的嘉宾和读者们,新年好!2009年即将过去,过去的一年中,你们印象深刻的奇幻小说有什么呢?

夏 笳:我真的没看啥小说……

小 纪:《九州幻想》的“看不见的城市”系列和GAMEBOX栏目。

阿 豚:谢谢……但是这两个栏目遇到的困难也很大。

小 纪:嗯,能想象到困难。

阿 豚:其实从关于成都那期之后,约到的稿子就开始偏离我们最初的构想了。

夏 笳:《倾城一笑》也偏离了咩?

阿 豚:嗯!你是在毁灭!

夏 笳:你又没说不可以毁灭!

骑桶人:“看不见的城市”系列充分说明了编辑的作用是有限的,同时也说明在目前的状态下搞这个栏目困难度无穷大。

阿 豚:前几年骑桶人曾经提出过“人民奇幻”的概念。这个概念也跟我们曾经做杂志的时候的概念类似,就是科幻奇幻不分。现在我们就是在实施。

夏 笳:“人民奇幻”的概念,我理解是比较成人向的感觉吧。

小 纪:“看不见的城市”中,那些风俗化的描写其实有人民奇幻的味道啊!

阿 豚:我的理解是跟现实生活相关。

夏 笳:写给成年人看的幻想小说,而非青少年通俗文学。

小 纪:对,跟现实相关。

阿 豚:看来各有各的理解。

夏 笳:写给成年人看的,必然不能太逃避。

骑桶人:对,是跟现实紧密相关,并不一定是成人向的。

夏 笳:就好像《飞屋环游记》前十五分钟那样的。而后面的一个多小时,就是青少年通俗故事了。

骑桶人:当然成人向也是一个正常的变化。

夏 笳:其实今年科幻奇幻的影视市场也是一个热点。

阿 豚:现在很多别的圈子的作者,也在尝试不使用“A市”“B城”这种假春秋的笔法,而是写真实的地点真实的人物了。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

骑桶人:但是我对阿豚去“九州”后办“看不见的城市”系列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我觉得阿豚比较理想化。

阿 豚:桶子的意思是可行性不高?

夏 笳:不够通俗吧……

骑桶人:当然我不是说还必须一门心思做架空,嗯,可行性不高。

小 纪:应该说困难的确很大,包括GAMEBOX

夏 笳:但我觉得绝对需要这样的尝试方向。

骑桶人:不是不够通俗,而是纯粹就是可行性不高。

阿 豚:不,桶子,你要是看到一些稿子,你会惊讶其实作者是有伟大的想法的。

小 纪:我的意思是不必非逼得每期都做。

阿 豚:只是以前没有人这样引领。

夏 笳:现在一心搞架空,帝王将相,爱恨情仇什么的,已经做到一个瓶颈了。低端的东西慢慢饱和,必然需要一个向高位的跃迁过程。

骑桶人:我说的意思不是作者方面,我的意思就是可行性,作者不是我要担心的问题。

阿 豚:你指的可行性是稿源还是什么?还是指综合的?

骑桶人:对,是一个综合的考虑。

夏 笳:是小众中的小众吧。

阿 豚:我们已经确定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征文,小纪刚才说的不必每期搞,是的,我们不是每期搞,但会连绵不绝。

骑桶人:作者在自娱自乐写作的时候可以写出很强的东西,但是一旦要考虑到发表,就完全不同了。

夏 笳:我觉得这是通俗文学中往现实靠拢的一种尝试。

阿 豚: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找到我们自己的通俗作家。

小 纪:有时候我们的作者是不是过分表达了?不过我觉得《念奴娇》和《芳草萋萋》这样的小说方向是需要的,很需要的。

阿 豚:这个任务,提了很多年了。结果中国的克莱顿和斯蒂芬·金都没有出现。

阿 豚:不见的城市”要求以真实的地理人文为基础,其实这也是通俗作家必须有的基础。我们必须让一些有通俗叙事才能的作者知道可以这样写。

骑桶人:其实这也是疲软的原因之一。

夏 笳:其实我觉得这种尝试是在突破一种瓶颈,进入更广阔的领域中去。

阿 豚:但它本身也会成为一种桎梏。

小 纪:对。

骑桶人:桎梏是突破以后才会成为现实问题。

夏 笳:现在看来,会觉得本来科幻奇幻就很小众了,再往现实靠拢岂不是更小众。

骑桶人:茄子,不对啊,我现在就是希望靠走向现实让它变得大众化。

夏 笳:但一旦能做出一两本科幻奇幻圈外的广大读者也能欣赏的畅销作品——

阿 豚:所以现在还没有成为桎梏的时候是要予以支持的,比如桶子我跟你约的“香港”你写了吗?

骑桶人:……

小 纪:我倒不这么觉得……应该是更大众。

夏 笳:会打开一个更广阔的市场。

骑桶人:不要约稿。不要催稿。

阿 豚:通俗作家必须要接受约稿的。我可以不催。

夏 笳:中国的科幻奇幻,长期被圈在一个小圈子里,这是体制所决定的。出版体制,教育体制,还有定位。我的意思是,现在看来,“看不见的城市”这种定位的小说,对科幻奇幻圈的读者来说,是小众的。

骑桶人:啊,明白了。

小 纪:但是我不同意茄子更小众的看法,向现实靠拢应该是拓宽了表达领域。

阿 豚:夏笳说的有道理,奇幻依附科幻,科幻依附科普,这是一些人的思维定式——也是现实中的逻辑关系。

骑桶人:目前的科幻奇幻始终定位在年纪较轻的读者群,我是希望通过向现实的靠拢把更多读者带进来。

小 纪:大环境短期内看来无法改变啊。

夏 笳:是这个圈子中比较高端的读者才能欣赏的,对习惯了架空穿越的青少年读者来说,他们会觉得这些东西与他们期望的东西有差距。

骑桶人:茄子的意思是这种小众有可能带出一个大市场。

夏 笳:但如果能突破这个圈子的限制,卖到成人市场去……

骑桶人:比如盗墓题材的小说。

阿 豚:这个“旅途”有点像当年红军是否要长征的感觉……

夏 笳:对。

小 纪:习惯了架空穿越的读者,似乎更靠近“起点”流吧。

夏 笳:(这种时候我恨不得画图来表达了……)比如《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种东西,对圈子里的读者来说,会觉得太不够科幻了,太不够打了,太不够白日梦了,简直跟现实生活没什么太大差距,但它能成为都市白领阅读的畅销小说。

骑桶人:对。

阿 豚:(点头)

夏 笳:(喘气,貌似我终于表达清楚了……)

阿 豚:我跟夏笳的态度类似。

小 纪:所以我支持阿豚的试验啊。

夏 笳:对,这一步总需要有人来走的。

骑桶人:奇幻其实一直在走本土化和现实化的方向。

夏 笳:哪怕你们干死在沙滩上,还应该有后浪冲上来坚持这条道路。

小 纪:另一方面,对高端和低端的看法我们似乎也不一样,《九州幻想》和《奇幻世界》的读者应该不在最低端啊,而且这种试验也不是整本杂志的重心。

骑桶人:只不过因为国内的特殊情况,本土化实现得比较好,现实化反倒大大落后了。

阿 豚:大概在三年前或者四年前,阿来写过一篇《幻想,引导我们精神突围》,现在看来,至少我知道自己要向哪个方向突围。

夏 笳:《九州幻想》自从这一轮改版后,就很高端了。

小 纪:如果“看不见的城市”能弄出好的长篇……

阿 豚:对,目的是长篇——催生一个,对于一般读者来说,就像老外第一次看威尔斯《世界大战》时候的感觉——信以为真。

阿 豚:“盗墓系列”的成功,也有这个“信以为真”的成分存在。我们的国民总是会相信一些奇怪的东西……

夏 笳:不太可能了吧,现在读者多精啊……

阿 豚:我的意思是:真实感。盗墓当然是假的,谁都知道,问题就是我们长期看到太多虚伪的文学作品了。

夏 笳:我觉得“盗墓”题材是钻了个空子,满足人民群众对恐怖灵异的需求。

骑桶人:“盗墓文”我一直都没有看,不好评论。

小 纪:既不要鄙视《今古传奇》的“低端”,也不要高仰《奇幻世界》的“高端”,从发行销售上看,这两者都得重视。

骑桶人:不过我觉得真实感最重的反倒不是环境和时代的真实,而是人物性格的真实。真实到你可以在你身边发现类似的人物。

小 纪:嗯,这个似乎也是感觉创作疲软的一个原因吧,故事情节或许不错,人物和情感不能带给人真实的感动。假如从整个青春小说市场来观察,奇幻在其中所占据的比例,还有它和其他类型小说的关系,乃至读者的关系也是很有意义的。奇幻的读者,与青春小说的读者的交集,还有互动和相互间的流动。

阿 豚:当然,现在,盗墓早已经是过去时了。图书公司都在猜测下一个热门是什么。

夏 笳:不是职场咩?

阿 豚:对。职场,《杜拉拉升职记》——也差不多过去了。真正的职场人,对于文学也不过就是跟一下风,有点Party上的谈资,不会总跟的。

夏 笳:说来我之前在做一个结合了职场和科幻的电视剧的策划……

骑桶人:如果只把重点放在环境和时代上,那么有可能会芝麻西瓜全都得不到。

阿 豚:看天涯网上被热捧的连载,都是性格鲜明真实的小说,比如“同居室友的故事”之类,引起共鸣很容易。

夏 笳:西式奇幻那种注重设定的小说,归根结底是满足青少年的游戏欲望。它里面的东西不可能深刻和细腻。

阿 豚:但是那种游戏规则,跟中国式智慧有所冲突。这也是桌面游戏总是小众的原因吧?

夏 笳:桌面游戏在西方也是小众啊……

阿 豚:我们更小些?

夏 笳:在中国说大小、多少,都是很拧巴的概念。

夏 笳:我们现在成天讨论的,就是科幻题材的影视剧怎样吸引大城市青年白领市场。

阿 豚:嗯,讲讲你们在影视圈的进展吧!

夏 笳:比如我们说一个市场大不大,这里面包不包括城乡结合部,就是个问题。“沉默的大多数”有没有消费能力?

小 纪:问题是“大多数”没消费力,也缺乏鉴赏力,电视台弄些雪花女神龙就可以糊弄过去了,所以他们哪舍得花大精力弄什么科幻啊!

骑桶人:其实我们目前最需要开拓的就是白领市场。

夏 笳:“劲舞团”之类的东西就是针对城乡结合部的啊……

阿 豚:以及郭敬明的小说。

夏 笳:我们也在成天讨论白领市场。

小 纪:我觉得整个青少年市场可以视为一个整体,其中的读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识阅历的增加,阅读方向会有所变化,应该注意一下,因为在这个市场内的流动是比较容易的。

阿 豚:潘海天认为,我们的封面要让上班族在地铁里拿着,跟拿《男人装》的感觉一样自豪。

夏 笳:嗯,今年我跟着策划了好几部科幻题材的影视剧,但是非常坎坷……

小 纪:你们千万别忘了宣传的重要性,贴好标签。

骑桶人:目前的奇幻、科幻杂志大都还把注意力放在青少年市场上,包括新创刊的。

夏 笳:比如之前一个瞄准白领市场的剧本,老板一开始很满意我们的策划,后来又觉得主妇市场才是王道,就改弦更张了……

骑桶人:老板为什么改?

小 纪:老板也只是感觉吧。

夏 笳:因为主妇市场是王道啊……其实中国的电视剧,确实是主妇市场的。

阿 豚:这点是不是跟日本很像?

骑桶人:在电视剧方面确实是。

夏 笳:但总需要新的方向。

骑桶人:但是小说要开拓主妇市场……我觉得我们都没有能力。

夏 笳:都市白领热播剧,这个东西早晚要发展起来。

阿 豚:白领就是读者中的主妇——尤其在现在白领不值钱的时代。只会斤斤计较,又有点小梦想,又花不起太多钱。于是,故事,小说,是最好的商品。

小 纪:阿豚,你得拿出杜拉拉似的奇幻小说来。

夏 笳:我们之前在做的,就号称“科幻版的杜拉拉”,是一个职场故事。但基本上,最初做这些东西,就要做好炮灰的准备……

骑桶人:其实香港的杂志可能可以做参考,他们的小说主要还是给白领看的。什么写字楼的电梯里面有一只鬼之类的……

小 纪:那个是灵异小说好吧?至于科幻+杜拉拉,我仍然觉得科幻职场很无语。

夏 笳:嗯……不是鬼那种的,是很讽刺现实的那种。

小 纪:有没有《蜗居》那么火暴?

夏 笳:还在策划阶段……

(夏笳在说完这句后忽然消失了二十多个小时,之后她偶尔出现一下,对此我们初时还略有惊诧,慢慢也就习以为常了。)

阿 豚:今天在年选的勒口上写了一段话:奇幻应该成为一种情感上的狂欢——相对于科幻那种智力上的狂欢而言。以此为基础,我们更关注人物塑造真实、形象刻画鲜明的奇幻小说,它源自白日梦,但比白日梦要凝练有力。

这个概念也是我们一直在说的“人民奇幻”,这也是中国奇幻有可能变成大众读物的唯一道路。而这本年选的意义,便是在这场探索中,成为保存多种文化基因的方舟之一。

阿 豚:在我看来,有些奇幻小说的基因不必特别保存——因为它们将是最不容易消亡的种类,比如YY文、种马文、穿越文等等。

小 纪:网络小说会保持这个光荣传统的。《九州幻想》上中式的小说比较多。

骑桶人:我今年从《奇幻世界》选出的备选基本上都是西式奇幻。

阿 豚:这里的中式,是指古装剧还是时装剧?《九州幻想》上的现代都市文挺多的。

小 纪:古装和时装兼而有之吧。

骑桶人:现在的情况我觉得跟明朝中晚期神魔小说的情况有些类似,也是最开始的大爆发,好作品大部分都是最早的时候出来的,之后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垃圾,然后一直要到晚期才会有好的出来。

阿 豚:神魔小说指的是哪些书?

骑桶人:比如《西游记》《咒枣记》《四游记》《西游补》之类。

阿 豚:看过三个,《咒枣记》没看过。

小 纪:《四游记》看的连环画哟!

阿 豚:小时候看的,也是连环画,哈哈……《西游补》是孙悟空做梦穿越那个么?

小 纪:对。

骑桶人:结果最好的作品就是《西游记》,而且《西游记》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多大影响,一直到几十年之后被重新发现,然后带出来一个神魔小说的狂潮,出来了无数的神魔小说,包括后来的《封神榜》。

阿 豚:我更喜欢的古代同人是《后西游记》,不过好像是清朝的作品了。

小 纪:《后西游记》的确不错。

骑桶人:嗯,《西游补》已经是晚明了,算是那个时代的回光返照。

小 纪:四大名著除了《三国演义》外都有续书系列。

骑桶人:《后西游记》其实也只能说是同人里面算是比较好的吧,还不能跟《封神榜》相比。

阿 豚:那个时候作家写书没有版税和稿费,写作尤其写小说这种被正统文学不太待见的东西,作家的动力是什么?

骑桶人:其实也有版税和稿费,当然他们不是这个说法。他们也一样有书商,还有盗版和抄袭。明朝中晚期的书业已经很发达了——收入就是卖书,一本书贵的可以到一二两银子。

小 纪:基本上是书商请人写作。

阿 豚:那时候二两银子是什么概念?我听说清朝中期的时候,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花销是五两银子。

骑桶人:银子跟现在的货币的比价一直在变,大概是一两银子相当于五百到一千块钱。从中操作的主要还是书商,写书的人收入并不高,有些书商甚至自己操刀。当然也有不少是富人,写书纯粹就是娱乐或者消磨时间。

阿 豚:从收入上来看,书商永远都比作者富贵啊,到现代也是这样的。怪不得成都有很多诗人都转行做书商或者盗版书商了。

骑桶人:《西游记》之后的神魔小说基本上都是书商操作的。

阿 豚:这是网上流传的2009年中国作家富豪榜:

排名     作者                 版税(元)

1                      郑渊洁              2000

2                      郭敬明              1700

3                      杨红樱              1200

4                      当年明月          1000

5                      吴晓波              750

6                      饶雪漫              600

7                      钱文忠              500

8                      韩寒                 380

9                      李可                 350

10                     石康                 300

11                     王晓方              280

12                     易中天              270

13                     余秋雨              240

14                     蔡骏                 215

15                     马未都              200

16                     刘震云              180

17                     崔曼莉              175

18                     安意如              160

19                     王蒙                 150

20                     阎连科              135

21                     阿来                 130

22                     麦家                 125

23                     叶永烈              120

24                     孔二狗              115

25                     于丹                 100

本榜单为网络流传,这里仅为讨论社会舆论而出示,不代表我们赞同榜单具备准确性或任何效力。

阿 豚:有没有发现,前三名可以说都是靠童书起来的:郑渊洁,郭敬明,杨红樱。

骑桶人:我记得易中天说那个是“露穷榜”,或者是韩寒说的,一年一百万都可以上榜了。不过,郭敬明不能算童书,人家是青春。

阿 豚:这当然不会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榜单,顶多是一个相对位置的参考。

小 纪:少年儿童的钱就那么好赚么?

阿 豚:是少年儿童的父母的钱好赚。在消费品上,孩子和女人的钱是最好赚的。

骑桶人:我觉得这也是中国的怪现象,中国目前的图书市场还是以青少年和女性为主。

阿 豚:奇幻作家似乎没有上榜的。

小 纪:没有,也许江南可以往前挤一挤。

骑桶人:奇幻市场前两年就已经疲软了。

阿 豚:只有叶永烈是唯一上榜的正统科幻作家。但我相信,他的版税应该主要来自他的人物传记作品,而不是科幻小说。

小 纪:对,我觉得造成这种局面一个是当初井喷之后的反弹,一个也是因为作者和作品的疲软吧。

阿 豚:至于骑桶人说中国的怪现象,我倒觉得蛮正常的。民营图书出版公司大量出现,其实也不过十年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时期鱼龙混杂,社会生活压力陡然增大,男性消费图书主要以实用型图书为主,如职场书、教辅、工具书等。所以休闲型的书籍消费,自然由儿童和女性构成。

骑桶人:阿来的《格萨尔王》可以算是奇幻小说。

夏 笳:我感觉今年无论是科幻还是奇幻,都蛮疲软的。当然我今年也没怎么看杂志就是了,只有《九州幻想》每期都看了——因为只有四期……

小 纪:囧,今年对《奇幻世界》基本不了解,《九州幻想》还多一点,剩下就是图书了。

骑桶人:其实这几年一直是疲软状态,但是我反倒觉得目前这样的状态才是常态。

小 纪:嗯,所以我觉得阿豚去年的前言挪到今年也差不多。

阿 豚:就我的感觉看来,今年开始,有些作者的创作心态有了明显的变化,长篇和文字密实的中篇更多了。在2003年开始的奇幻浪潮之下,泡沫总是在散去的,有些人就退出了游泳场,剩下的作者相对他们自己的创作来说,生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这也是平均每篇作品字数增多的一个原因……另一方面,能够剩下来的写手,也是更懂得用字数来骗钱了,比如夏笳,居然能写出两三个好几万字的中篇,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夏 笳:豚叔,那几个中篇分别是我几年里面写的,只是攒到一年发而已……

阿 豚:潘海天这种不靠谱的作者,每期由于生活压力,必须写四五万字,甚至可能一期刊载他的小说八万字,这在以前也是不可想象的。

夏 笳:话是这么说,不过也只是刊发了四期而已……还有好几万字都是他以前写的。

阿 豚:你是来拆台的……

夏 笳:我在吐槽方面还蛮勤快的……

夏 笳:从最初的热潮到现在,能尝试的题材都被重复得差不多了吧?

小 纪:嗯,从2006年的非常态井喷中回复了正常。

夏 笳:我觉得现在已经过了那种靠一个充满灵气的点子就能出一篇杰作的时代了。

小 纪:茄子你当年就是这样的。

骑桶人:虽然说是常态,但是也不是说常态就是没有危险的,实际上现在大家也确实感觉到了疲软,这种疲软不单纯是因为井喷造成的,还因为创作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应该从什么方面突破了。

夏 笳:现在考验的是作者对于一种题材、一种样式的驾驭能力,还有坚持的决心。过了这一关,才算是成熟的作者吧。

夏 笳:成熟的作者不是每个月都能想出新点子,而是面对手里有限的点子,每个月还能写出新故事。

阿 豚:最近五年内涌现的作者,要么就专一写长篇,不再给杂志写中短篇,要么干脆销声匿迹。以《九州幻想》为例的话,我现在手里的备用奇幻稿件,有一多半来自完全的新人。刚才夏笳说的,不能靠灵气点子就出杰作,我觉得是因为以前我们都在科幻圈子里玩的缘故,科幻特别容易成为点子文学。

阿 豚:而我现在遇到的一些新的奇幻写手,其中的佼佼者一上来就是几万字的大中篇,而且他们的结构意识比科幻作者要强得多。

小 纪:阿豚说的这个对,不仅是作者,我想读者也感到了这种疲软,因为能够打动他们的文章似乎更少了。

夏 笳:包括早期那种点子不足的状况下,把工夫做在感情戏上,也用滥了。

骑桶人:实际上读者在自己进行他们的狂欢。

小 纪:白烂杯[]吗?哈哈。

骑桶人:对啊,今年读者自己组织的活动就特别多,《新幻界》[]更是越来越成熟,包括《少年贩》,其实我一直以为读者的这些狂欢才是今年最有意义的事情。

阿 豚:今年的读者活动是超多的。

夏 笳:嗯,而且这些狂欢是有组织地、有意识地想把幻想变成更多人可以参与进来的东西,而不是一些作者小圈子的事。

骑桶人:读者的狂欢增加了很多的可能性,比如白烂杯,很难想象杂志社会搞这样的活动,但实际上这个活动出了不少有意思的小说。

小 纪:还有各种组织的社会活动,像42工作组[]、幻想节,都是搞得很好的。

夏 笳:我觉得《新幻界》和42工作组应该得今年的科幻奖什么的。作者和杂志反而表现平平。

骑桶人:对。实际上今年的状况进一步证明了媒体自由对我们的重要性。

阿 豚:以前的年选序言中,我们多次关注过网络创作。现在的最新新闻是“盛大”收购了“榕树下”。

骑桶人:是,他们准备上线了。

小 纪:现在网络创作和杂志路线基本是泾渭分明的。

骑桶人:其实今年网络写作确实已经开始改变了。网络是一个放大器,或者催化剂,能迅速地把好的变成坏的,把坏的变成更坏的。

小 纪:骑桶人说的今年网络写作的变化在什么地方?

骑桶人:“盛大”拉了作协主席去捧场,还有17K搞的那个大赛,那些小说后来都上了《长篇小说选刊》,那个是跟中国作协合作。实际上他们已经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他们不跟纸媒合作,已经是死路一条,“盛大”比17K还坚定和急切。

小 纪:“起点”还签了很多传统作家的电子版权啊。

骑桶人:目前“起点”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光靠网文绝对不行,因为这些“网络小白”如同暴民,根本不值得依靠。他们的阅读口味随时都会改变,阅读习惯也可能很快就会放弃。

小 纪:另一个原因应该说是网络小说也走到一个瓶颈了吧,不变则死。

阿 豚:那么网络奇幻作家会“死”一大批了。

骑桶人:已经“死”了一大批了。

阿 豚:有闲心的人可以整理一个“死”掉的“大大”榜,封神之。

骑桶人:这种“暴民特征”实际上也在网络作家身上体现。他们本来在网上写作就是出于娱乐或者投机的目的,一旦情况不妙,很快就会放弃写作,网站将不得不落入每年都要制造新的“大大”的困境。

阿 豚:写作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娱乐或者投机的路径之一。

骑桶人:真正能够一直坚持写下去,并且水平能够保证的人本来就少,在网上的就更少了。

阿 豚:所以巴菲特那句话也适用于这里:当海水退潮,你才能看得到谁在裸泳。

骑桶人:“盛大”的转向是正常的,只不过只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转向。其实也不能说是转向,应该说是扩张。17K就更没有想到了。再说,扩张本身也是资本的固有属性之一。

骑桶人:但是目前的情况我觉得也很难说,至少以今年的情况来看,他们与纸媒的合作并不能算是成功。

阿 豚:我一直是反草根的——严密地说,我反对以草根为名,容忍粗制滥造。我觉得,文化最终都会是精英化的创造与草根化的欣赏,而不是草根化的创造与草根化的欣赏。后者就是小靳庄赛诗会。

骑桶人:我觉得应该是精英与草根的结合,草根其实也在创造。不过他们的创造可能不显眼,没有浮在最上一层。

阿 豚:不能迷信草根的创造,不然就跟“高手在民间”一样可笑。他们有优点,也有缺点,都很明显。胡戈不能永远只恶搞大片,做剪辑视频。

骑桶人:精英和草根的关系一直都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阿 豚:草根必须得到升华,庙堂也必须俯首听取草根。这是一个交互的、此消彼长的跷跷板。

小 纪:骑桶人以前写过文章说,在“垃圾”之上产生杰作。这个以现在的情况来比较,是不是觉得有些变化了?

骑桶人:没有,我还是坚持这一点。

阿 豚:我赞同“在‘垃圾’之上产生杰作”的说法,因为没办法在杰作之上产生杰作……

骑桶人:当然,杰作有可能凭空出现,但是如果连杰作都没有,那么“垃圾”至少可以成为杰作的触媒或土壤。

骑桶人: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谁也不愿意回到没有网络的时候,虽然那时候确实没有网络文学中的很多“垃圾”。

阿 豚:嗯。

骑桶人:我说的土壤不是指模式,而是指那些从这个模式里产生出来的垃圾。垃圾再没有用,至少也可以让我们明白,原来这种东西就是垃圾。何况垃圾里面,总还可以提炼出好的东

西,总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产物,既然是时代的产物,那它就是时代特征的一部分。

骑桶人:最可怕的是一片空白。就比如,拿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比,似乎很不好,是剥削,但更可怕的是连这种关系都没有,人与人之间是没有关系的孤立。

夏 笳:我今天见了张之路[]老师。

阿 豚:咦,神奇。怎么见到的?

夏 笳:聊他一本书改编成动画的事——最后变成吐槽大会,对中国科幻电影现状的各种挖苦……

小 纪:茄子说的这个,让我想起冥灵找何夕,说有人想拍《六道众生》。

阿 豚:好吧,我们从电影开始。什么电影被骂得最厉害?

夏 笳:骂了《机器侠》什么的……是我在骂。张老师批评了《长江七号》。

阿 豚:他居然批评《长江七号》?!

骑桶人:国内的科幻电影我一部都没看过,呃,《长江七号》看了一半。

小 纪:那么我们该说一说《画皮》什么的?《长江七号》我也只看了一半。

夏 笳:老师还说之前找王晋康老师做剧本——聊奇幻聊奇幻……

阿 豚:奇幻年选这次的选稿,你们都看了一些了。哪位先说说对年选的不足之处的看法?就目前你所了解的篇目,你认为欠缺和不足在哪些方面呢?因为昨天我和夏笳在年选的选稿上有一段激烈的争执……

小 纪:对各篇文章的入选没有什么大的异议,说到欠缺嘛,第一是不是《九州幻想》的比重太大了?

阿 豚:对,夏笳也是这么说的……她说《九州幻想》的稿子太多了。

骑桶人:关于这个我来解释一下。

骑桶人:实际上非《九州幻想》的稿子主要是由我来看,范围包括《奇幻世界》《今古传奇·奇幻版》,今年因为我接了《男生女生·月末版》的活,所以顺带把《男生女生》的稿子也圈进选稿范围了。最后选出来的备选稿,只有一篇是《男生女生》的,其他的全部来自《奇幻世界》。

阿 豚:而我因为工作,也只看了《九州幻想》。

骑桶人:《今古传奇·奇幻版》的稿子我没有能够全部看完,《奇幻世界》的是一直到10月份的都看了,不过最后几次权衡,能够留下的也不多。另外,燕垒生的《钻石心》,是因为已经有了《猫梦街》,所以撤下的。此外,选稿还包括《新幻界》和《少年贩》。

夏 笳:桶叔桶叔,《我的名字叫孙尚香》为何不能入选?

骑桶人:孙尚香……我只能说我为什么选,没办法说我为什么不选。

阿 豚:因为太长了。

小 纪:对,昨天我也和阿豚说了,今年的稿子普遍字数很多,可是年选只有那么厚啊。抽屉的《冰之眼》应该不是《奇幻世界》的吧?

骑桶人:《新幻界》的白烂杯很不错,可是有不少是旧稿。抽屉的小说是直接从她的书里选的。

阿 豚:最近在新浪微博看到几条关于纸媒的消息,大意是,纸媒永远不会消失,因为网媒的资讯来源依旧靠纸媒的。电子化阅读会成为一场彻底的革命吗?

骑桶人:因为网媒的资讯来源依旧靠纸媒的——这是屁话。

小 纪:现在都已经不是这样了。

骑桶人:拿历史去推测未来,往往会得出可笑的结果。

阿 豚:呃。反正不是我说的——我只想知道你们对电子阅读以及电子阅读对杂志的影响的看法。

骑桶人:电子阅读现在还存在一个硬件问题。

阿 豚:因为我在上海,我说一下我的见闻。在地铁上,大部分人是年轻人和中年人。我极少看到阅读实体书的。大多数人玩的是三种东西:PSP、手机以及其他电子产品如MP4之类,而且,是用来看书。

骑桶人:你确定是看书不是玩游戏?

阿 豚:PSP的中老年人和女性一般都是看书,男青年则是一半玩游戏一半看书。拿着手机看的基本是看书。这个硬件是很廉价的,相对来说。看书成为手机或者PSP的额外功能,他们不会去买几百几千元的专用阅读电子书。

小 纪:这个潮流会越来越深入,尤其是随着更下一代在电子化氛围中的成长。

骑桶人:《新幻界》现在的下载量是多少,我觉得《新幻界》还是有问题,办得太像纸媒了。

阿 豚:对,因为他们想做纸媒吧——我是这么感觉的。

小 纪:小圈子内还行,但圈子外不行。

骑桶人:至少在内容上确实填补了纸媒的一部分空白,现在下载的人只怕还是有很多是纸媒的读者转过去的。

小 纪:《新幻界》明年有一系列的计划,包括实体书,我对此比较谨慎。

骑桶人:今后的方向应该是针对手机、PSP等等都有不同的格式提供下载。

阿 豚:新幻界可以每半年精选一次,出实体书。

骑桶人:我觉得不应该急着转向实体书,目标应该是把电子书做得更完善一些。

小 纪:实体书我觉得只能作补充。

骑桶人:对。

小 纪:因为以后电子化的潮流不可阻挡,实体书会渐渐成为奢侈品的。

骑桶人:一旦涉及书号之类的问题,麻烦会非常多。总之没有必要急着专门做实体书。

阿 豚:或者,我建议《新幻界》成为稿件中转站、资源中介。

骑桶人:对对对。

阿 豚:通过下载量及电子读物的互动反馈,知道哪个作者有潜力,进行长期的合作,推介,出版交给实体公司操作。

小 纪:阿豚这个想法比较有新意。

骑桶人:我们现在还没有专门的作家经纪人行业,这个其实有很大的发展前途。这也是我今年感到特别兴奋的原因,有很多新的东西冒出头了。你们自己其实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在想着实体化,但是其实有很好的东西等着你们去做。

小 纪:包括42工作组、幻想节,还有科学松鼠会,都是这样。

骑桶人:对。科学松鼠会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阿 豚:“内容为王”,我坚信这点。《新幻界》之类,如果能把持内容的创造和遴选,那么自然会获得很多正面的回馈。像科学松鼠会做的书反响不错啊,还拿了图书奖,其实他们就是只提供内容吧。

小 纪:推广活动会越来越重要,当然,内容肯定是第一。他们的推广也很有力啊。

骑桶人:这两方面都需要,但还是内容第一。白烂杯就很有意思,这个方向上的东西应该还可以扩张。

小 纪:白烂杯有极大可能会产生更多的杰作。

骑桶人:我自己其实前两年就一直梦想着做电子杂志,反倒不太想做实体杂志。

阿 豚:业界一直在探讨赢利模式问题。我觉得出于兴趣的话,先不要考虑这个。

骑桶人:在没有做起来之前谈赢利模式往往都是空谈。一旦做起来往往会有你自己根本没有想到的赢利模式出现。

阿 豚:这句话很对。很多成功,是因为做到了要做的事情,然后就水到渠成出现了赢利。

骑桶人:腾讯就是一个好例子,有个平台在那里,随便都可以弄一个赢利模式出来。

阿 豚:那么对于我们的年选,很显然它也不是一个试图赢利的东西。我在今年制作它的时候想过,这东西,到底有意思吗?

骑桶人:我希望它也能在以后变成一个像腾讯那样的东西……

小 纪:我想问一个问题,有赢利没有?

骑桶人:赢利倒是有,但是肯定少得不能再少了。也因此,现在做科幻/奇幻年选的出版社极少了。

阿 豚:嗯,这点要感谢四川人民出版社。

骑桶人:如果不是它,这本年选估计也做不下去了。

阿 豚:能够借助这块地方进行一番畅谈,的确很欢乐啊。

小 纪:奇幻的下一步,我们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从这一点说,用《九州·终末之章》作为书的结尾,很好,它既是九州的一个转折,也可以说是希望。这本年选,也既算是总结,也是希望。

骑桶人:准备带儿子去游泳了,敲得我手都酸了。

阿 豚:那么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两位嘉宾!祝我们亲爱而珍稀的读者们,新春愉快!



[]白烂杯:豆瓣科幻世界小组举办的极富代表性的作文比赛。每届比赛都围绕一个核心文题,由参赛选手在限定时间内写作相关文章,鼓励草根性质。

[]《新幻界》:幻想小说电子月刊,收录原创、翻译作品。由幻想文学类爱好者制作维护。

[] 42工作组:已成体系的科幻文化传播公益团体,2009年创建于北京。

[]张之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为《霹雳贝贝》。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