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文幻想星空奖

仰望星空,幻想无垠

 
 
 

日志

 
 

2009,幻世端倪  

2010-02-26 11:27:01|  分类: 2009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幻世端倪
文 / 士铭

 
       2009年,可以说是中国科幻回暖的一年,如果之前属于酝酿期,那么这个年份注定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万千气象的端倪。

       还记得,决定写科幻的时候正值幻界的低谷,“黄金时代”已经翩然远去,除了低年级的小朋友偶尔翻 翻注音版的《海底两万里》和《环游地球80天》外周围几乎没有谈论科幻的环境。自然,那个时候还不明白这些,只是凭着兴趣在地摊上翻找辉煌时代的遗存—— 被人论斤卖掉的杂志,然后硬着头皮在“大演草”本上写着古古怪怪的故事。

       在逐渐知道了还有个我并不熟知的繁荣史后,也只能暗自感叹:会来的,那样的时代会回来的。

        确实没想到科幻回暖的时期会来得这样快,快得错不提防,原以为可以就着科幻来点悲壮的感觉,做一个暗淡时期的勇士,现在看来完全没有那个必要了。

       回暖的一个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可以发表科幻作品的地方多了,无论老牌的《科幻世界》《科幻大王》《九州幻想》,夹杂科幻的《故事会》、《科学画报》、 《少年科学》、《我们爱科学》、《中学生》、《中学科技》还是趁着网络的春风发展起来的新兴电子刊物《新幻界》《幻想新刊》都为我们提供了领略乃至参与 本土和世界科幻的机会。

        怎么说有更多的平台也不是坏事,比方韩松发表在《新幻界》上发表的《暗室》,初看确实有点怪,因为那是一个我们并不熟知的陌生之地,不清楚还存有胎儿记忆的人有何等的酸楚,不清楚胎儿社会的游戏法则,总之襁褓不一定舒服,一个人想要接受两个思维体系真的很难。

       无论幻界是兴是衰,作品(主要是小说)是基础,可以发表科幻作品的杂志的种类是风向标,甚至比单期发行量更为准确,因为只有阅读群体有一定规模了才能催生 出科幻的载体,反之自然抑制。

       不知不觉复苏了,这算什么?在宗教里也许称之谓轮回或“劫”,而用现代属于来诠释就是周期。任何事物都有周期,发展也便是兴与衰的更迭。

        可以预测一下,2010年一定是科幻大爆发的一年,不论小说、影视还是周边产业都会有一个很好的势头。在幻世之端倪,我们就此:不必猜测科幻什么时候兴而是考虑一下这个周期何时开始走下坡路。

       “天道有常”,我们或许不能阻挡“劫”的来临,却可以尽量延长兴盛期缩短衰落期,也可以提高我们本土科幻的抗打击能力,当“劫”来临时不至于受到毁灭性的 打击,以最短的时间劫后重生。

       刘慈欣老师所写的《西风百年——浅论外国科幻对中国科幻文学的影响》叫人感觉到科幻确实是舶来之物,“在民族文化内部基本不存在科幻文学的源泉,这一文学种类直接来源于欧美。”然而我们要想让这种“周期”不那么频繁,使中国科幻更加稳定的发展,必须使其融入我们的文化,局部的本土化。

       只有本土化了才会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我们看,那些渗透到文化基因中的事物,无论劫难怎样频繁它们总会无意识地影响左右着我们,它的周期只会是“火”…… “更火”……“火”……“更火”……比方《西游记》。

       科幻与我们的本土文化并没有根本的矛盾和冲突,试想一下,一个诞生过《搜神记》、《山海经》、《淮南子》、《西游记》、《封神演义》、《聊斋志异》的国度 里怎么会容不下科幻呢!这样说不准确,应该说是怎么会缺乏幻想呢!

       然而我们却真的没有萌生科幻的机会,因为我们缺席了两次工业革命的洗礼。幻想永远服从于现实,在一个不知道电气为何物的时代只能将幻想封存在牛鬼蛇神之中,至于环游地球、奔向月球的畅想就只好在有哥伦布、伽利略的欧美迸发了。《西风百年》中所阐述的“ 基本不存在科幻文学的源泉”应该是缺乏萌 生科幻的源泉而非缺乏适应科幻生存的文化土壤。

       总之,我们的先人不知科幻却从不失幻想,只要在某一个时刻科学武装了我们的头脑,这些天马横空的想象就会立刻转化为科幻。

       科幻本土化最直截了当的方法莫过于选择一些我们熟知的题材,去年飞氘所写的《一览众山小》就是一篇,首先这小说挺好玩——有意没意地调侃那个严肃而颓唐的孔老夫子,然后以现代的语言作弄传承已久的典故,比方穷困潦倒的孔子言君子固穷、子路埋怨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公输般驾驶者操纵不灵的“大鸟” 栽到枯草堆里、以稷下学宫比方《百家讲坛》等等。为之一笑过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彷徨的、矛盾的、尴尬的夫子孔,追求了一辈子的真理救世良药,到头来道在哪 里!自己嗤之以鼻的“器”真的一无是处,到底“道”重要还是“器”重要!?

       文中黑影所说“譬如到了岔路口,先走一回左边,下次回来,再去走一次右边,这样才算见识了天下。”虚指实践实指“道”和“器”。

       可谓道?文中言“总之,所有的路都走一遭,就明白哪些是变的,怎样变,才能知道哪些是不变的。不变的东西,就是道。”

       可是他怎么走得完。

       让科幻融入我们也不是非得挑《一览众山小》这样的题材不可,本土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上的认同感。

       比方《蚁生》,这是一个中国式的思考,西方时常讲征服,而我们更讲究顺从,有些东西不是说变就变的,强行的人为干预往往适得其反,自然有自然的规律,人类 社群有人类社群的规则,包括那些我们认为是负面的东西人性的恶性。

       人是人蚁是蚁,都有各自适应自然的方式,蚂蚁本能的勤劳就是好的吗!至少不会完全适应人类。有些我们确实不该放纵应该积极改变,但作为一个整体,发展是个 阶梯有它不可绕行的阶段。

       王老前辈所说的并不遥远也不飘渺,在他眼里《蚁生》是最满意的作品,甚至超越了《生命之歌》,这或许就是自然,因为《蚁生》便是一生。《蚁生》中所描述 的,作者一定经历过,文革那个扭曲人性的时代,也一定咒骂过,但提笔时肯定淡然了。

       年轻气盛无法演义《蚁生》就像狂躁不安读不得《蚁生》。

       平静下来想,我们不能忘记那段历史,却不可以憎恨历史,这应该就是历史的必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们才能不断向前迈进。

   

       不可否认,科幻文学是小众文学,这也是导致“浩劫”频频的因素,对于多数人来说科幻依然陌生,至 少是雾里看花。但科幻的包容性是何等的强,可以说是无所不包,我们何不利用这一优势将其尽量大众化通俗化!让更多的人无障碍化阅读无障碍化接受,谈起科幻就像谈起朱自清的《春》。

       在本土化的同时还得多元化,所谓狡兔三窟,无论黄鼠狼再怎样频繁出现咱也不怕了。

       拿《明朝那些事》说事,原来多严肃的历史,现在这样一改,用小说的形式生动演义,书火了读者多 了。先贤们一定笑我:还是说你的科幻吧!从古至今屡见不鲜了,不算野史,《三国演义》、《西游记》、《岳飞传》、《七侠五义》哪个不是!?

       转回幻界,想起长铗凭借《扶桑之伤》获得08年银河奖是理所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改变。这篇小说给人的感觉确实不很科幻,很大程度上是在讲一个动人 的爱情故事,稍稍改动一下在《萌芽》上发表也能有好的口碑。作者本人说得有理,这是为原来不爱看科幻的人准备的。

       这样的“改动”实在很多,比方近来看到夏笳《独自旅行》,或小说或散文,比方陈茜的《黄金窗》和《爱情故事》,或小说或卡通,比方郑军《浴血圣杯》, 或阅读或冒险。

       有些时候,不妨让科幻单单是个背景,讲其他的。受众会更多。

       科幻不会就此变质,只要风格多样。

       让幻想化作天空的繁星,东方不亮西方亮;让科幻化作燎原的星火,即便这方熄灭,只要还有未灭的气焰机会立刻将此重新引燃;让科幻化作弥漫的花香,为此起舞的不一定仅是蝴蝶。

       回顾幻想的2009,还有好多感触,暂胡说这些,先去拥抱2010了!譬如《三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文幻想星空奖是一项由民间发起的纯公益性文学奖项,旨在奖励年度优秀的科幻奇幻等类型的中文幻想文学作品,为之提供一个兼容并蓄、独立公平的竞争平台。我们的目标:华语幻想文学竞技场,中国未来雨果星云奖。

欢迎支持和参与“中文幻想星空奖”

  评论这张
 
阅读(180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